“中国半导体教父”张汝京或挥师南下,“辅佐”广州打造半导体重镇|独家

“中国半导体教父”张汝京或挥师南下,“辅佐”广州打造半导体重镇|独家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3-10

2020-03-10

业界传出中芯国际创办人张汝京可能会参与日前浮出台面的广州南沙 8 寸和 12 寸 IDM 晶圆厂项目。
业界传出中芯国际创办人张汝京可能会参与日前浮出台面的广州南沙 8 寸和 12 寸 IDM 晶圆厂项目。

亚洲网全球新冠疫情蔓延,但丝毫无损中国半导体制造大举投入的热情,日前继 CIS 芯片设计公司格科微将在上海建立 12 寸厂,业界传出中芯国际创办人张汝京可能会参与日前浮出台面的广州南沙 8 寸和 12 寸 IDM 晶圆厂项目。

问芯Voice 询问张汝京本人是否将参与广州项目?目前正坐镇青岛厂的张汝京独家回应问芯Voice 表示,“考虑当个挂名的顾问。”

张汝京也对广州南沙项目的团队背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他指出,这批团队人员主要来自海外,包括美国、欧洲、台湾、日本等地的行业高手齐聚,预计 4 月份会正式对外公布细节。

张汝京:从未疲惫创业路

亚洲网张汝京 2000 年在上海成立中芯国际,当年号招海外 400 名大军一同创业,为今日中国晶圆代工产业奠定基础。

随着中芯国际和台积电陷入漫长的商业秘密官司诉讼案,最后台积电要求和解的条件之一是张汝京必须要离开中芯国际。他便于 2009 年退出中芯的经营,之后待过 LED 产业,后来一度到大硅片供应商上海新昇担任总经理。

当前,在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关键时刻,张汝京又做下一个重大决定,他放下过去擅长的晶圆代工路线,重新为中国开创 IDM 模式,成立芯恩集成 IDM 项目。

业界非常钦佩张汝京在国内半导体产业中,始终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愿意为 “中国芯” 不断奉献毕生经验与传承后辈。

只是,张汝京到青岛至今快两年,虽然该项目持续推动着,但一直传出政府的支持度“犹疑不定”。因此,前一段时间业界传出他的团队到广州南沙进行评估,让业界揣测他是否有另起炉灶的打算。

若他未来在广州南沙的项目上,是先挂名 “顾问” 角色,可能是还不想这么快浮上台面,毕竟他仍是肩负着青岛项目的推进,但广州南沙项目有张汝京的“辅佐”,自然是难掩光芒。

宁波、广州、青岛,芯恩一路波折

根据广州南沙区政府披露的消息,在该处成立的公司将从事集成电路研发生产,以 IDM 模式建设年产不少于 30 万片的 8 寸晶圆生产线及年产不少于 5 万片的 12 寸晶圆的生产线,预计 18 个月内建成厂房并投产。

更重要的是,该处竞得人的核心技术团队须具备实现 40nm、28nm 芯片的技术能力,具有建设运营不少于 5 座国内外知名半导体工厂的经验。

张汝京领军的芯恩集成在创立初期也一直想在广州落地,当时芯恩是锁定青岛、广州两个据点同步开发。

芯恩在 2017 年时曾与广州开发区管委会签订合作备忘录,预计投资 68 亿元打造 IDM 项目的 8 寸和 12 寸晶圆厂,只是双方签约之后,就没有进一步发展和消息了。

在广州之前,芯恩也考虑过在宁波建厂,但后来广州、宁波的项目都无疾而终,经过一番折腾后,张汝京最后将芯恩集成的重镇落地在青岛。

张汝京接受媒体访问时曾指出,IDM 模式在青岛是很合适的,因为青岛有很大的智能家电产能,需要很多芯片,另外还有新能源汽车的工厂也在山东,未来这些都是潜在的合作对象。

CIDM 模式在中国将崛起

被称为 “中国半导体教父” 的张汝京是从晶圆代工 Foundry 模式起家,已经年过 70 岁的他,步入了所谓 “从心所欲不逾矩” 的年纪后,为什么会开始从 Foundry “逾矩” 到迥然不同的 CIDM 模式?

所谓的 IDM 模式是指集芯片设计、制造、封测等多个环节于一体,例如三星在 DRAM/NAND Flash 芯片就是典型的 IDM 公司,英特尔的 CPU 芯片也是,都是自己设计兼制造。

早期 IDM 模式非常盛行,有设计能力的半导体都向往要有一座晶圆厂,没有公司甘于做 Fabless。当时半导体产业的名言是:有晶圆厂才是真男人!

终结 IDM 时代的企业就是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提出的 Foundry 纯晶圆代工模式,成功扶植全球重量级的 Fabless 公司崛起,像是高通、Nvida、AMD、博通等,从此之后 Foundry+Fabless 就成为半导体产业的主流。

IDM 时代的光环褪去后,目前仅剩下三星(DRAM+NAND Flash)、英特尔(CPU)、东芝(NAND Flash)这些少数的半导体公司得以继续 IDM 模式。

可以看出,IDM 模式比较适合标准化的产品,像是 CPU、DRAM、NAND Flash 就是属于高度标准化、商品化的芯片。

张汝京投入的 CIDM 是指 Commune IDM,就是共有共享式的 IDM 公司,他认为这是中国半导体制造的另一个希望之翼。

有别于数字芯片追求极低功耗、晶体管的数量要多、线宽极小,适合在台积电这类的半导体厂推进至高端的 7nm/5nm 工艺技术,模拟芯片是特别适合 IDM 模式。

模拟芯片不需要最高端工艺,但对技术非常敏感,需要设立固定参数,因此通常是设立一条专门的生产线来制造这类产品,因为晶圆代工厂也不可能为了某一类的小订单量产品,而去开发新的工艺技术来配合。

这类芯片产品以 IDM 模式生产,比现在 Foundry 模式适合。例如 5G 通讯中用到的氮化镓(GaN)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这种高功率芯片的供应商如 Skyworks、Qorvo 也都是 IDM 公司。

一般 IDM 公司需要有很庞大的芯片设计团队在背后支持,估计至少是 1000 人以上的团队。

不过,短期内集结这样庞大的设计研发团队难度十分高,因此,才会催生 Commune IDM(共享共有 IDM)这样的概念出现,也就是找不同的设计公司一起加入共享产能。

另外,像是车用电子芯片也蛮适合 IDM 模式,根据需求量身定做芯片,由车厂和半导体厂跨界合作,包下一条生产线专门做相关芯片。

广州后起之秀,IDM厂陆续进驻

这几年半导体制造行业在各个地方政府的积极推动下,几乎成为遍地开花。

亚洲网芯谋首席研究分析师顾文军指出,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很担心政府可能会把建设半导体产业上的钱转移或减少,但现在看来还是遍地开花。他也开玩笑指出,“政府太有钱了,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半导体制造最早的据点当属上海,再来还有北京、深圳等,这几年武汉、合肥、南京、厦门等 “芯片之城” 陆续崛起,广州虽是后起之秀,但非常积极。

目前广州在半导体制造的代表作当属粤芯,其首席执行官陈卫早期任职于华虹宏力副总裁,身为广州人的陈卫选择故里再出发,地缘上有着特别的情感与意义。

粤芯于 2017 年 12 月在广州开发区中新知识城设立,是一座虚拟 IDM 厂,更是广州第一条 12 寸芯片生产线。

粤芯计划打造月产能 4 万片的 12 寸生产线,产品包括微处理器、电源管理芯片、模拟芯片、功率分立器件等,朝物联网、汽车电子、人工智能、5G 等应用的模拟芯片布局。

如今广州又将加入新的 IDM 厂,且可能是由张汝京亲自 “辅佐” 和“督军”,相信会让广州成为中国半导体制造的另一个重要据点,或是中国的 IDM 重镇,预计也将让当地芯片设计公司和供应链更为聚集和活络。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