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网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12-31

2019-12-31

Chris Long 接受了骨髓移植。术后四个月,他被告知其血液中的 DNA 正在被替换
Chris Long 接受了骨髓移植。术后四个月,他被告知其血液中的 DNA 正在被替换

四年前,来自美国内华达州的 Chris Long 接受了骨髓移植。术后四个月,他被告知其血液中的 DNA 正在被替换——而他的肉体,也正在悄然被 5000 英里外一个德国人的遗传信息 “占据”。

我是谁?“我”还活着么?如今究竟是以谁意念在存活?这是 Chris Long 不曾想过,但如今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图丨 chimera(来源:维基百科)

今年早些时候,研究者在一次国际法医学会议上报道了这一案例,并强调了理论上骨髓移植会混淆刑事调查结果的可能性。

犯罪现场遗留的 DNA,不仅可能来自嫌疑人或受害者,甚至可能是数千公里外毫不相干的骨髓捐献者的。而现在已有案例可循了。

该报告相关细节附于文末。

出乎意料的结果

2014 年,Chris Long 被诊断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随后的 2015 年,他完成了骨髓移植手术。手术使得他的生命得以延续,但他的身体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图丨 Chris Long(来源: New York Times)

作为一名警察,Chris Long 的骨髓移植手术引起了同事们的极大兴趣:这类干细胞替换手术,会让他同时拥有两套 DNA,身体会有什么变化呢?接受过移植的受体,组织或细胞会被 “取代” 么?在征得 Chris Long 的同意后,他的法医同事开始了对他的监测——Chris Long 正式成为了同事们研究遗传信息变化的小白鼠。

骨髓,含有造血干细胞以及多种其他的干细胞,可以分化产生不同的组织。血液中所有的细胞成分都来自于造血干细胞,T 细胞与 B 细胞的发育前期也是在骨髓内完成的。通常人体在稳定状况下,每小时约有 10^10 个红细胞与 10^8到10^9 个白细胞生成,以维持外周血循环中血细胞的组成与数量。骨髓,是重要的造血及免疫器官。

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图 | 术后 4 个月,Chris Long 的血液中 100% 为捐赠者的 DNA(来源:A CASE STUDY OF A MALE STEM CELL)

亚洲网果然,与研究者们的预期一致,Chris Long 的血细胞 DNA 最先最快被取代。术后 4 个月,Chris Long 的血液中 100% 为捐赠者的 DNA。随后的四年里,同样被嵌合取代的还有他的脸颊、唇部、舌头。

当然,也有意料之外的收获。研究者们发现,受体精液中的 DNA 也被完全取代了。值得一提的是,这名受体在接受骨髓移植之前已经接受了结扎手术,因而精液中并没有精子,精液中主要为白细胞。

某种程度上说,接受了骨髓移植的他正在消失,他的肉体被 “劫持” 了。

消失的嫌疑人

成为嵌合体(Chimera),即同一肉体兼具两套或多套遗传信息,这会有什么影响呢?

每年,成千上万的患者接受器官移植成为嵌合体。一般来说,无论是医生还是器官接受者都不需要过度担心,因为这种嵌合现象并无害处。

“既不会改变受体本身的智力,也不会影响他们的个性”,来自斯坦福大学医疗中心的 Andrew Rezvani 教授解释道。有时有的患者会提出疑问,如果男性的身体里有女性的染色体会如何,“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常常作此回答。

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图 丨术后 4 年,Chris Long 精液中的DNA也完全被捐赠者取代了(来源:A CASE STUDY OF A MALE STEM CELL)

但对法医来说,情况可能就大不相同了,甚至会给一些刑事案件带来重重疑云。

在刑事调查中,调查人员都会预先假设每名嫌疑人或受害者只携带有唯一的一套遗传信息,而并非两套或多套。对于嵌合体来说,遗留于现场的遗传信息很可能对鉴侦人员造成误导。

而事实上,这种事情的确发生过。

2004 年,阿拉斯加的调查人员将犯罪现场获得的精液中提取的 DNA 信息与数据库比对,匹配了一个潜在的嫌疑人。但问题是:这名男子在案件发生时已经入狱,根本不存在作案可能。原来,他之前曾接受了骨髓移植。而捐赠人,即他的亲兄弟最终被定罪。

在另一起性侵案件中,DNA 分析结果同样使警方调查人员陷入迷惑和怀疑:据女性受害者描述,有一名男性曾对她性侵,但 DNA 分析结果却显示袭击者应该为两名男性。最终,警方确认另外的遗传信息来自她的骨髓捐赠者。

不仅如此,类似的情况甚至会使受害者身份混乱。在 2008 年韩国首尔发生的一场交通事故中,调查者试图对遇害者身份进行确认。血液表明该人为女性,但身体却是男性。最终,调查人员确认该遇害者曾从女儿那接受了骨髓移植。

在 Chris Long 的案例中,如果他进行犯罪,而他的骨髓捐赠者又无法自证清白,并不排除有代他受过的可能。随着骨髓移植与器官移植案例的增多,关注嵌合体遗传鉴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你可能关心的问题

●如果研究对象进行了结扎,法医如何对他的精液进行分析?

首先,精液与精子是不同的概念。结扎是指阻断或堵塞输精管,阻止精子排出,是一种常见的避孕方式。结扎后男性仍旧可以产生无精子的精液,其中包括白细胞等,对确定犯罪嫌疑人或获取其他生物信息仍具有价值。

●捐赠者的 DNA 是如何进入 Chris Long 无精子的精液中的呢?

精液中最常见的两种细胞为精子和白细胞,由于 Chris Long 完成了结扎,所以精液中主要存在的细胞为白细胞,包括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等,而这些免疫细胞均来自于捐献者提供的骨髓,因而 DNA 为捐赠者的也就不足为奇了。

●移植了隔壁老王的骨髓,精液都是老王的了,那如果有了孩子,孩子会是老王的么?

答案是,不会。

首先,从伦理角度,这种情况是不被允许的。

对 Chris Long 来说,由于已经结扎,他并无机会去验证这个猜测,同样的原因,由于并没有精子的存在使他的精液 DNA 100% 被取代。但众多专家认为,即便 Chris Long 仍旧有生育能力,也不存在因此将其他人遗传信息传递给下一代的可能,造血干细胞的移植并不会对精子造成影响。

他的肉体正被捐赠者的DNA“占领”:骨髓移植后,你还是你吗?

图 | Chris Long 如今的生活(来源:A CASE STUDY OF A MALE STEM CELL)

目前的 Chris Long 生活幸福,刚刚结了婚,并计划在即将到来的一年拜访那位 5000 英里外素昧谋面却又早已存活在他肉体里的捐赠者。

研究者们仍旧对他的状态十分关注,但对他来说一切都无比简单:曾经他接受了那个骨髓移植手术,那个手术救了他的命。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